返回顶部
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州省委员会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政协工作 >> 统战工作

湿地的“治”与“变”

 

——九三学社帮扶威宁草海生态建设纪实

发布时间:2020-10-13 10:32:41

  草海,作为贵州最大的天然高原淡水湖泊,是大自然馈赠给威宁人民的宝贵财富,以其完整的、典型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成为中国特有的高原鹤类黑颈鹤的主要越冬地之一,也是候鸟南北迁飞的重要停歇、觅食地;作为“世界十大最佳湖泊观鸟区之一”,不仅发展生态旅游条件十分优越,还被“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列为一级重要湿地。

  草海与威宁自治县城区属于“无缝对接”状态,保护区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三个区域,区域内涉及14个行政村、7000余户、3万多人。1985年被贵州省政府批准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由于20世纪50年代末的“围湖造田”和70年代初的“人为放干”,草海的水域面积大幅缩减,一度减至5平方公里,草海及其水系遭受了严重破坏,导致了人畜饮水困难、候鸟迁徙离开等恶果。

  自九三学社定点帮扶威宁自治县后,在研究治理和保护草海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如今,草海又重新形成水草丰茂、生态良好的湿地生态系统,水域面积达到25平方公里,成为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候鸟越冬地。

  草海之治——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2004 年11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率领国家12个部委相关负责同志专程考察草海治理与保护工作,就威宁自治县经济和社会发展现状、草海治理与保护等工作提出建设性意见,并极力推动国家各部委共同做好威宁自治县的帮扶工作。

  2009年3月2日,由韩启德主席通过“直通车”方式,向国务院领导报送了《九三学社中央关于毕节地区草海治理与保护的建议》,提出三点意见:一是建议国务院有关部门对《贵州草海湿地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总体规划》的可行性进行评估、论证、完善;二是建议在对该规划修改完善的基础上,将其纳入国家国土主体功能区规划,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列入国家重点工程;三是建议由国家发改委牵头,会同有关部门就草海治理与保护开展调研论证,并安排前期治理项目。18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出批示,建议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研究。19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批示,要求国家发改委按温家宝同志批示精神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

  2013年4月,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率队到草海考察调研,对草海湿地沿湖地带生物多样性保护、湖区境况和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状况进行实地走访调研,并多次召开专门会议,听取草海湿地保护与环境综合治理等相关工作开展情况。

  “草海保护是威宁发展战略的核心,草海的生态安全是威宁可持续发展的保障,保护好草海不仅仅是保护好鸟类,更重要的是保护好草海的水资源和生物多样性问题。”印红建议,草海的保护与治理要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排除妨害和干扰,实现环湖截污;第二步才是采取科学的技术路线进行生态修复和综合治理。生态问题要通过生态建设来解决。建议请国家林业局有关司局帮助完善编制科学规划。

  与此同时,在韩启德主席的关心下,委派中国科协组织院士专家调研组赶赴威宁,再次考察草海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问题,2014年年初,在孙鸿烈等20多位院士专家的共同努力下,形成了《关于采取抢救性措施保护草海生态系统的建议》,该建议呈报国务院后,得到李克强总理批示,国家发改委等8部委有关处(办)负责人联合调研后表示将积极帮助威宁自治县争取政策、资金等支持。草海湿地保护与综合治理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2015年11月,《贵州草海高原喀斯特湖泊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规划》获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规划涉及8个方面43个项目,总投资107.9亿元。批复文件要求,坚持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以保护鸟类生存环境与和谐的人居环境为核心,系统推进生态保护和工程治理、产业结构调整和城乡布局优化、强化管理监督和体制机制创新。

  “十三五”期间,草海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有8 类工程43 个重点项目,涉及城镇污水和垃圾处理、面源污染控制、生态保护和修复等一系列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截至目前,启动项目到位资金共计62.11亿元,累计完成投资约66.2亿元。草海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启动项目40个,完工27个,在建13个,累计到位资金54.68亿元,累计完成投资48.43亿元。草海北坡面山区植被恢复工程已接近尾声,山上已铺置24.3万平方米草毯,35500株大树、38000余株灌木和地被植物等各类绿化植物铺满山坡,为北岸风景区营造出一片万木葱茏的山地景观,有效减缓了治理区地表径流。

  草海之变——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在九三学社的帮扶下,经过近三年的治理与保护,草海生态环境恶化的状况已得到遏制,草海的整体生态状况明显好转。保护区鸟类栖息觅食的空间得到拓展,鸟类总数从2015年的228种增加到246种,其中以黑颈鹤为代表的鸟类数量从2015年起每年都在不断上升,去年来草海越冬的黑颈鹤达到1993只;森林覆盖率也从14.68%提高到27.28%。

  “草海是中国鸟类资源最丰富的湿地之一,每年吸引大约10万余只候鸟在这里繁衍越冬。”

  “你们看,这是我拍的彩鹮!”

  “还有斑头雁、紫水鸡,这个是乌雕,这是黑颈鹤……”

  今年51岁的草海巡护员刘广惠拿着相机,展示他拍摄的照片,津津乐道着他守鸟护鸟的故事。他镜头里的鸟儿鲜活灵动,千姿百态,堪比大师杰作。“草海的鸟儿都认识我了,近距离拍照是我的优势。”

  当了31年草海巡护员,刘广惠成了鸟类识别专家,先后发现了十余种珍稀鸟类。

  “那是2014年4月25日下午17时,巡护时我发现一只从未见过的鸟,于是赶紧用相机记录下来,后来专家鉴定是彩鹮,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还说是我省首次记录到的濒危鸟类嘞。”提起发现彩鹮的过程,刘广惠至今都清晰记得每一个细节,声音里带着兴奋和自豪。

  草海是黔西北高原和滇东北高原上最重要的鸟类越冬栖息地。作为世界上唯一生长和繁育都在高原上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每年10月底,数以千计的黑颈鹤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的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跨越千山万水,陆续飞来草海越冬。每到此时,刘广惠都要和队员们加强巡护力度,守护候鸟安全。

  草海,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达120平方公里,水域面积25平方公里,要看护这么一个完整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少不了巡护员的贡献。在贵州草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委员会的带领下,54名巡护员将草海划分成54个区域进行监测。

  “黑颈鹤在越冬期具有相对稳定的夜栖地。”刘广惠说,在草海,黑颈鹤分别形成了刘家巷、康家海子、王家院子、胡叶林、温家屯、阳关山、江家湾等7处夜栖地,而其中的刘家巷,就是他的巡护范围。

  “它们最喜欢吃苞谷,有时候也吃洋芋。”巡逻路上,遇见长得较高的芦苇,巡护员会割掉它们,为了让鸟儿能够睡得更加安稳。

  草海巡护员的日常任务,除了保护鸟类还有巡查入湖污染源、清理入湖及湖区垃圾、清除影响黑颈鹤栖息的芦苇等高杆植物、进村入户宣传草海保护法律法规、调查留鸟种类及产卵孵化过程、参与打捞空心莲子草、打捞湖面漂浮植物以及各自管护范围内私搭乱建、森林防火等等。工作量大、责任重,每月一两千元的收入却不高,但刘广惠说他喜欢这份工作,他想让草海成为候鸟能够放心来、放心走的地方。

  同刘广惠一样喜爱这份巡护工作的吴广荣也是一位资深巡护员。见到吴广荣时,他正和队友驾船在湖上打捞杂草、清理垃圾。他说自己 16岁就当上了草海巡护员,接替了父亲的管护范围。子承父业一干就是32年。吴家岩头是黑颈鹤的一个夜宿点,也是他和他父亲两代巡护员的“领地”。

  草海的黑颈鹤有7大夜栖点,候鸟来的季节,吴广荣和其他夜栖地的6位巡护员,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到各自的管护区清点鸟的种类和数量,并记录下来向管委会汇报。

  说起每天的巡护工作,吴广荣说有苦有累,但更多的是快乐。看到来越冬的候鸟一年比一年多,草海的生态一年比一年好,自己的家乡一年比一年美,心里特别开心、特别满足。

  自从当上巡护员,吴广荣说他就没想过干别的。他习惯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安安心心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草海是我们的家园,要守护好这里的山水生态、林田鱼湖草还有鸟儿,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他说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干了32年,还要继续干下去。

  正午的阳光大片大片地倾洒在水面上,草海波光潋滟里偶尔几只飞鸟起落,与吴广荣脸上淳朴恬淡的微笑相映衬,令人心生无限暖意:好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画面!

  “非常感谢九三学社为草海、为威宁人民所做的一切。草海的问题上升到国家层面,得到中央领导和省、市、县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在智力支持和资金投入上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帮助,草海的保护和治理才能这么快见成效。”草海综合治理委员会科长彭斯斌说,下一步威宁将继续践行“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思想,进一步加强保护治理,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最大化发挥草海的生态功能效益。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州省委员会 主办:贵州省政协办公厅 黔ICP备17008417号-2

承办:贵州省政协办公厅信息网络中心 技术支持: 泰得科技

Copyright @ 2018-2022 GZSZX.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