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全国政协人资环赴贵调研 精准扶贫还要靠深化改革

发布日期: 2015-07-17 文章字号:     
分享到: 

  “遵义的贫困情况到底怎样,有些什么好的经验,还需要国家做什么?希望在座的各位,根据基层的实际情况,坚持问题导向说真话、说实话,说心里话。”5月26日,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贫困地区发展与人口问题”专题调研组来到贵州遵义,与遵义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召开座谈会,调研组组长、全国政协人资环委副主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原行长郑晖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扶贫到底难在哪里

  “根据我们统计,截至2014年末,全市仍有116个贫困乡镇,871个重点贫困村,72.98万贫困人口。从总体上看,缺技术和缺资金是主要致贫原因。同时,因灾、因病、因学等致贫返贫的情况也较严重。”遵义市副市长李莲娜向调研组介绍。

  “怎样科学地统计贫困人口,使扶贫措施符合贫困的实际情况?贫困标准是按人均收入算,低于2736元算贫困。但是,贫困人口的数量总是在变化,比如,因灾致贫,来年丰收,就脱贫了。这个需要研究”郑晖插话说。

  “中央从2013年底提出精准扶贫,精准扶贫的建档立卡工作需要一户户调查,每个县扶贫办就十几个人,到乡里就没有这个机构。七十几万人,要分户分人进行,说实话做不到。地方对上大项目积极性很高,对精准扶贫,还没有引起党政足够重视。”遵义市扶贫办副主任王凯回应说。

  “为什么?”“因为考核的指挥棒还是经济发展。”王凯自问自答说,2014年,国家规定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但现在贵州4个国家贫困县的GDP考核还没有取消。

  据介绍,遵义市72万多的贫困人口,目前温饱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了,现在要解决发展问题,比如要盖好的房子,孩子要上大学,生病了看得起,还要提高生活质量。

  蛋糕要做大更要切好

  不能就扶贫抓扶贫,从根本上解决贫困,还要把贫困地区的蛋糕做大。2014年,遵义市地区生产总值1864.5亿元,人均GDP达到30417元。近年来,遵义市经济社会取得长足发展,但经济总量小、人均水平低、贫困比重大的落后状况没有改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气象局原局长秦大河认为:“中国的贫困地区无非就是山区、少数民族地区、气候特色地区,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旅游地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自然条件差和贫困关联度比较高。做农业有一个市场的问题,做工业产业基础不是很好。做旅游产业很好,旅游点做得多了,大家才会过来。”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丁金宏建议。

  扶贫工作涉及基础设施、社会保障、产业提升和人口发展,每一件事都离不开钱。一方面,是国家财政投入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如何有效使用扶贫资金也是个问题。

  “现在民政部门的兜底是给钱还是给必需品?”郑晖问。

  “发补助金,给钱。”遵义市保障局副局长贾小红回答。

  “国外是发食品券。”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通州区原区委书记王云峰说。

  “我认为,该保底的保底,如基本生活、基本医疗,该给实物的给实物,比如受灾地区给粮食、给衣物。我建议不能都简单发钱。”郑晖说。

  贫困家庭的孩子要有学上、上得起

  因学返贫是这些年扶贫工作遇到的一个新问题,也是调研组非常关心的问题。贫困家庭的孩子要有学上、上得起,才能切断贫困的代际传递,不至于一代贫,代代贫。目前,遵义市贫困人口中有将近6万人因学致贫。

  “学校有绿色通道,还有助学贷款,每年几千个助学岗位,解决贫困家庭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为什么还会因学致贫?是政策宣传不到位吗?”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大学副校长韩圣浩问道。

  “主要是基本生活费有困难。”李莲娜坦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气象局副局长宇如聪认为:“现在提倡素质教育后,农村和城市没有办法拼,农村贫困地区的孩子压力会非常大。”

  “我们国家教育改革后,家庭和孩子对教育的期望值很高。其实,职业教育也很好,对于家庭贫困的孩子,学一门实用技术,学几年出来就能工作,这样家里脱贫就有希望了。”郑晖说。

  扶贫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集团公司促进会副秘书长严慧英提出,能不能发动群众和社会的力量?她以她所在的小区为例,大家把用过的衣物、生活用品集中起来,送给贫困山区,也是为扶贫工作尽一份力。

  “对!日用品、书籍、电脑等,发动群众捐赠很好。”郑晖非常赞同社会扶贫,“扶贫是一个系统工程,光靠政府、企业、金融不行,得靠慈善,要靠全社会的力量,共同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脱贫。”

  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还剩下5年的时间。可以说,扶贫攻坚到了最后阶段,也是最困难的阶段,越到最后越剩下难啃的骨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贫困地区发展要靠内生动力,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在于找准路子、突出特色。

  中央有好的政策,还需要地方结合实际,因地制宜,在国家扶贫政策大框架下,基层扶贫的思路还需要再打开一点。这是委员们在遵义调研取得的共识。

编辑: 作者:郜晓文 文章来源:人民政协报 打印分享定制